经验报告

残疾人运动:Finn-Kristian Spies 拿到第一名

Landgraaf,是一名来自 Würgendorf 的14岁的年轻人,擅长“欧洲 Para 雪地运动青年巡回赛”中的障碍滑雪,并且赢得冠军。

sz – 在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(IPC)的邀请下,来自五个欧洲国家的大约50位残疾青少年汇聚在荷兰的 Landgraaf 滑雪场。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关于自信

Antonietta M. 是一位患儿的母亲。她的儿子也是一位年轻人,独立,成功并能自己站立。回望过去,她在一封短信中告诉其他家长,在她看来,关爱和护理患儿非常重要。这封信可以提升信念。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用电子邮件发送影像图片

当下,您常常收到的影像学检查结果不仅是硬拷贝形式,还有 CD 上的数字形式。用电子邮件发送这些图片如何使图片质量丢失最少?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用针型探测器进行影像检查

绝大多数医院和影像学机构都使用的标准探测器。为了拍摄出生长中骨的最佳结构,我们不得不开始寻找针型探测器…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与 BR Bayern 2 电台进行采访

“每年在德国有五至十个先天缺乏腓骨的小孩出生。胫骨存在,但腓骨缺失。受损的下肢变得更短且更细,患儿无法学习如何行走。在美国,通常将患儿较短的下肢截断;在德国,我们通常用固定器让骨依靠自身的能力生长。即便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,对牵涉进来的每个人都非常困难,并且花费巨大。但用你自己的脚站起来与靠假肢站起来是不同的,Katja 说道,自她出生后的13年来就经历了13次手术,而她离自己的目标“能够在沙滩上靠自己的双脚站起来”也越来越近。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 [音频]

外固定器手册

在您进行外固定器治疗前后都应了解什么内容?我去医院应带上什么物品?我能够戴上外固定器走路吗?什么是允许而什么又是禁止的?这些内容以及许多其他的问题在我们的外固定器说明书中都有答案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你好,我叫 Henrietta, 今年10岁了。

我出生时左腿就出现复杂的畸形,这种畸形称为 PFFD 和腓骨不发育。我把它叫做我的小下肢。它的生长速度达不到健康的那条腿,并且还长歪了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准备外固定器手术

我们的女儿承受着腓骨发育不全并出现畸形足,她在5岁时接受了第一次外固定器手术进行下肢延长。我们为此次手术做好了准备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"为我的外固定器招揽生意"

我们将五金店里的透明 PVC 管应用在我们女儿的外固定器上并成功解决了锐利边缘问题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十字韧带成形术

在很好的咨询了 Nader 博士和他的团队后,我决定进行十字韧带成形术。手术前的恐惧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同样适应外固定器!但如何平等才算平等?

当我们的女儿首次安置外固定器时,我们多次被告知将螺钉完全平等调整是如何重要。否则,骨将会变弯。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下肢延长—一个(从放射影像学上)图示故事

我们的女儿(5岁)出现腓骨发育不全,因此一只腿太短。当两条腿之间的长度差距达到约 7 cm 时,我们决定使用外固定器进行下肢延长。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

我的十字韧带手术

我叫 Svenja, 现在12岁,住在 Koblenz。和你们许多人一样,我每年都会在 Vogtareuth 的医院住上几周时间。我的左腿出现腓骨不发育。...[更多信息 (仅限德语)]